阿薇:母親節曾是我的傷心節

2018年05月20日

兩年前起,母親節成了阿薇的傷心節。喪母的陰霾纏繞,令阿薇無論何時何地,都總會難以自控的不停思憶亡母,每逢母親節就更是難過。這個傷心的黑洞一度令她喪失生存意志。「母親走後,我的時間和空間混作一團。人在心不在,還想過跟隨媽媽去了就算。」加上喪事過後,有些親友會說一些自以為是安慰的說話,譬如勸阿薇「不要再想了。」或者「媽媽這年紀才去,算是笑喪了。」反而令阿薇覺得不被理解。

阿薇是年邁雙親主要的照顧者,自從患有腦退化症的爸爸在十多年前離世後,就一直與媽媽相依為命。單身的她,平時忙於工作和家庭,身邊沒有太多朋友,唯獨與媽媽關係最親密。「每逢母親節,我總會帶媽媽去買禮物當作慶祝。有一年帶她買鞋,試鞋的時候,我親自替她穿上。」原來因為她知道媽媽有拇趾外翻,很難買到合適的鞋,試穿時也要特別謹慎。雖然沒說出口,但可以看出這些細心和温柔,全都源於她對媽媽的愛。

直至兩年前,94歲的媽媽因失足跌傷入院,其後更出現併發性肺炎而離世。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巨變,阿薇無法適應自己一個人的生活,她開始害怕回家。因為家中每一角落都充斥著他倆一起生活的痕跡,如果留在家中,根本難以抽離。

在朋友的鼓勵下,阿薇找到了善寧會。負責善別輔導的社工黃姑娘的耐心聆聽令她重拾温暖,覺得有人明白自己的處境和想法。之後更積極參與各類活動,例如靜觀班、戶外活動、互助小組等,逐漸疏導哀傷的情緒。現在更成了喪親者互助小組「心愉組」的核心成員。作為過來人,阿薇擅長分享自己克服傷痛的經驗。「最重要是要學懂轉換場景,不要沉溺太久。面對剛喪親的人,其實簡單問候一下胃口如何、睡得如何,已經可以打開話題,也可提提他們要關顧自己。」

直至現在,阿薇感覺媽媽仍是與她「在一起」的。那些媽媽曾經對她的叮嚀,或母女倆曾共渡過的快樂回憶,現在都正伴隨她繼續美好的生活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
插圖:特別鳴謝關倫年先生(Alan)提供鋼筆書法作品,內容摘自台灣文學大師余光中 母難日三題之一 今生今世。

Category: 愛.留聲

Post Comment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