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阿肥,是一位從事安老服務逾廿年的社工,也是一位照顧長期病患者逾十四年的照顧者!陪伴肥媽抗戰十四年四個月零廿二天,媽經歷四次中風,最後兩年更確診乳癌!癌細胞吞噬著她的軀體、胸前傷口那血肉模糊的畫面,我一生不會忘記!

2005年肥媽突然中風,從此再不能自行進食、坐立和步行;因家住唐樓,沒升降機,只能送她到安老院舍!可惜院 舍照顧並不理想,肥媽不時被疏忽照顧;向院方反映過,但很怕令關係弄得太僵,始終可選擇的院舍少之又少!逆境求存,最終我決定親力親為,每晚放工和放假,風雨不改趕往院舍,變身私家看護,親手照顧肥媽!十四年來,一 切護理工作(包括清潔口腔、胃喉管飼、注射藥物、更換尿片、洗頭沖涼等)我統統一力包辦!

可惜最後一年,肥媽病情急速惡化,我竭力四出尋求協助, 只求減輕她的痛苦,過程卻是荊棘滿途!我主動聯絡一些 醫院的紓緩科,對方卻表示資源有限,不能進一步協助!

正當感到絕望無助之際,天使出現了!

我致電「賽馬會善寧之家」,護士即時回覆,翌日更親臨院舍探望肥媽!護士看見她病情嚴重,和我商討後,安排 她隔天入住善寧之家!

肥媽在善寧之家住了四十一天,我在她床邊「孖鋪」了整 整四十一晚!眼見她的情況越來越差、傷口越來越大、呼 吸越來越難,心裡很痛,但很感恩,因有一群專業和充滿愛心的醫生、護士、治療師和照顧員和我一起並肩作戰, 全心全意照顧肥媽!

雖然只有短短四十一天,但一切已勝過肥媽住了逾十四年的院舍!

2020年1月30日,傍晚五時半,肥媽終可退役,永遠離開了我!

我和姊姊妹妹伴在她身旁,教會執事晚上八時來到為她禱告; 之後我獨個兒留下,和照顧員一起為她進行最後一次清潔、 換最後一次衣服;晚上九時半,送別肥媽離開房間!

「當上帝關了一扇門,必打開另一扇窗.....」感恩天父的憐 憫和看顧,讓我能夠克服困難,遇上賽馬會善寧之家,讓肥媽人生最後一段路,雖痛楚,但溫暖!衷心感謝善寧之 家各醫護人員的陪伴與照顧,讓她有尊嚴和平安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!特別感謝有緣陪我渡過每段艱難時刻的護士蕭姑娘!

肥媽,謝謝妳!我一定會像妳一樣堅強,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,將妳的愛心發揚光大!